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花开不多时 第 32 节菘韭 / 著

晋江完结 文案 岁月的列车呼啸着从我们面驶过,带起了漫天黄沙,带走了素的青。 那巨大的车从谁的弯现碾过,碾轧出了一片鲜,它又在谁的心留下了永远无法愈的裂痕,涌出汩汩鲜血。 苦这种东西,如果噬心,和恨一样,只能随着时有增无减,就像是发了炎的伤口,任凭它一直一直溃烂下去,永无痊愈的可能。 如果说,悲剧对于逝者来说,是一个偌大的休止符;对于忏悔者来说,是一场刮骨的洗礼;那么对于窃矾他们的人来说,是一只血蚀骨的毒蝎,一寸一寸附贵绅噬着躯和灵,直到把他们完全榨竿。 他们生了个胖丫头,取名庄梦蝶,庄莘的文思,颇有诗意——庄公晓梦迷蝴蝶,望帝心托杜鹃。 沈宁攸说不要考虑诗意,梦和蝶都代表美好的期许,一种尘世间少有的虚幻之境,也代表似年华。不过,我们更喜欢那个小家伙“小肋骨”,听起来钒钒脆脆的,好有食。 我们总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看许多许多的风景,经历好多好多的故事,可是你知不知,你的到底是风景、驿站,还是旅途。其实,不论是去哪里,在世界的任何角落,只有你在的地方,我才安心。 内容标签:花季雨季 有独钟 甜文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官珏美,魏蜀,罗曼

花开不多时 由 万马小说网(ONEMA.ORG) 提供,简介:晋江完结 文案 岁月的列车呼啸着从我们面前驶过,带起了漫天黄沙,带走了素白的青春。 那巨大的车轮从谁的身上碾过,碾轧出了一片鲜红,它又在谁的心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,涌出汩汩鲜血。 痛苦这种东西,如果噬心,便与爱和恨一样,只能随着时日有增无减,就像是发了炎的伤口,任凭它一直一直溃烂下去,便永无痊愈的可能。 如果说,悲剧对于逝者来说,是一个偌大的休止符;对于忏悔者来说,是一场刮骨的洗礼;那么对于深爱他们的人来说,便是一只吸血蚀骨的毒蝎,一寸一寸吮吸吞噬着躯体和灵魂,直到把他们完全榨干。 他们生了个胖丫头,取名庄梦蝶,庄莘的文思,颇有诗意——庄公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 沈宁攸说不要考虑诗意,梦和蝶都代表美好的期许,一种尘世间少有的虚幻之境,也代表似水年华。不过,我们更喜欢叫那个小家伙“小肋骨”,听起来香香脆脆的,好有食欲。 我们总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看许多许多的风景,经历好多好多的故事,可是你知不知道,你爱的到底是风景、驿站,还是旅途。其实,不论是去哪里,在世界的任何角落,只有你在的地方,我才安心。 内容标签: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甜文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:主角:上官珏美,魏蜀,罗曼,最后更新:2020-10-16 20:47。

ONEMA.ORG
请记住 万马小说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花开不多时

大家正在读作品大纲